那是属于两位巨星的世界杯!也许以后再也看不

上世纪70年代初的国际足坛,当球王贝利逐渐老去,当乔治-贝斯特流恋于夜色,当尤西比奥锋芒不再,一股橙色旋风席卷全欧洲,乃至全世界。米歇尔斯创造的全攻全守足球让全世界叹为观止,以往孱弱的荷兰足球从这里翻开的新的篇章,逐渐被人们重视。而初露锋芒的克鲁伊夫也迎来了自己职业生涯的爆发阶段,阿贾克斯在他的领军下从1971年到1973年连续三次成为欧洲冠军,而自己也三次获得金球奖的殊荣。



全攻全守战术被誉为国际足球史上的“第三次战术革命”。在全攻全守战术下,场上任何一名球员都可根据当时比赛战术需要,到场上其他任何一个位置上发挥作用。这也打破了长久以来阵型对球员的束缚,充分调动球员的积极性和发挥球员的才华。克鲁伊夫技术的全面性和无与伦比的想象力,完美地契合了全攻全守足球。在阿贾克斯大获成功后,米歇尔斯将全攻全守足球移植到荷兰国家队,以克鲁伊夫为核心的荷兰队剑指1974年世界杯。

而同一阶段,另一股力量也正在成长壮大,直至称霸世界,那就是德国足球。就在阿贾克斯连夺欧冠的年代,联邦德国队接连在1966年和1970年世界杯取得了亚军和季军的成绩,他们在1972年欧洲杯决赛中击败了前苏联,赢得欧洲杯冠军。那支联邦德国队后来被欧足联称为欧洲杯历史上最强的球队。比克鲁伊夫大两岁的贝肯鲍尔高举德劳内杯,“足球皇帝”的名头不胫而走。他是那个年代与克鲁伊夫比肩的王者,也是荷兰人一生的对手。

与荷兰的全攻全守足球不同,德国队倡导的“自由人”打法,充分发挥了贝肯鲍尔攻守兼备、组织能力出众的特点。球队赋予了他活动的自由,根据场上的形势适时灵活地进攻或者防守,掌控球队进攻方向和节奏,保证球队进攻流动性。他是带领队友进攻的指挥官,也只有贝肯鲍尔这样的帅才,才配得上“凯撒大帝”的美誉。1974年世界杯,在本土作战的联邦德国渴望夺冠。

1974年世界杯,贝肯鲍尔和克鲁伊夫来了。

西德队在小组赛中先后击败智利和澳大利亚,末战的对手则是东德队,在世界杯史上唯一一次德国内战中,东德1-0击败了西德,这是一场充满历史含义的比赛,见证了德国这个国家的历史,最终东德小组头名,西德位居次席。荷兰队则击败乌拉圭和保加利亚,战平瑞典,头名出线。

八强球队再次被分为两个小组,每组头名会师决赛,这样的赛制仅在1974年和1978年使用。橙色风暴真正的刮了起来,首轮4-0阿根廷,克鲁伊夫梅开二度;次战2-0东德,内斯肯斯和伦森布林克建功;末战巴西,克鲁伊夫打进滑翔进球,从此得名荷兰飞人。

 

3战全胜打进8球且零失球,橙色风暴席卷德意志的土地。东道主德国战车也稳扎稳打,盖德-穆勒、布莱克纳、贝肯鲍尔众星闪耀,他们连续击败南斯拉夫、瑞典、波兰,时隔8年再次挺进世界杯决赛。

 
 

全攻全守对自由人,阿贾克斯与拜仁慕尼黑,荷兰与德国,这是两种战术、两家俱乐部、两个国家间的对决,更是克鲁伊夫和贝肯鲍尔之间交相辉映、亦敌亦友的斗法,两人在1971-1974年的四年时间内合力包揽了金球奖,而世界杯是他们对决最好的战场。

1974年7月7日,慕尼黑奥林匹克球场,世界杯决赛,宿命之战,时代之战。荷兰队带着全欧洲最性感的足球出现在这里,面对的正是贝肯鲍尔领衔的东道主联邦德国队。克鲁伊夫、贝肯鲍尔,那个时代最伟大的两名球员,两位队长,只有一个人能捧起第一座大力神杯,成为俯瞰众生的天之骄子。

开场仅54秒,东道主还没有触球,飞翔的荷兰人克鲁伊夫便奔袭突破制造点球,全攻全守的控制力惊艳着时光,内斯肯斯一蹴而就!

而后,贝肯鲍尔的才华与领袖气质,让联邦德国的自由人打法如鱼得水,而福格茨则冻结了荷兰飞人。第25分钟,布莱特纳扳平比分,而第43分钟,“轰炸机”盖德-穆勒禁区内转身抽射一剑封喉!德国足球卧薪尝胆,在足球皇帝的挥斥方遒中,继1954年伯尔尼奇迹后,时隔20年终于再次征服全世界。那场比赛也成为了足球史上价值连城的宝藏,演绎着被后世流传的经典,记住那些巨星的名字吧!橙色的克鲁伊夫、内斯肯斯、雷普、伦森布林克、阿里汉、克鲁尔,白色的贝肯鲍尔、盖德穆勒、福格茨、施瓦岑贝克、布莱克纳、奥弗拉特,巨星之光,照亮传世经典。

一位是足球皇帝贝肯鲍尔,一位是足球圣人克鲁伊夫,那是时代巨匠之间的对话,绝代双雄之间的惺惺相惜,演绎了一段传奇巨星的旷世对决。贝肯鲍尔赢得了奖杯,克鲁伊夫赢得了赞誉,纵使一个人站在巅峰,一个人转身离开,但他们留给足球世界的艺术和哲学,他们退役后留下的功勋和财富,都让那场比赛成为一场没有失败者的比赛。

2016年3月24日晚,克鲁伊夫因癌症去世,享年68岁。圣人离去,飞入天堂,人间中的皇帝,看到故人的离去,一定也会感到一些再无对手的寂寥吧!
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ahxljy.net/shijiebeixinwen/58.html